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要闻
南宁市法院公布9个环境司法保护典型案例
  发布时间:2020-06-08 09:16:47 打印 字号: | |

 

南宁法院网讯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环境就是民生,青山就是美丽,蓝天也是幸福,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良好的生态环境就是最公平的公共产品,是最普惠的社会福祉。

为保护南宁市生态环境,南宁市法院组织审判力量,坚决打击破坏生态环境的行为,并呼吁环境保护人人有责,让生态回归自然。

 

 

9个环境司法保护典型案例

 

1.被告人韦某、黎某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案

2.被告人卢某、陈某非法毁坏国家重点保护植物案

3.被告人马某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案

4.被告人李某、欧某滥伐林木案

5.被告人某瓷厂排放废气侵权案

6.被告人程某污染环境案

7.被告人滕某排除妨害案

8.被告人覃某、杨某非法占用农用地案

9.被告人秦某等4人非法狩猎罪案



案例1 被告人韦某、黎某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案

 

一、基本案情

 

韦某、黎某明知格木是国家珍贵植物的情况下,未经主管部门批准,擅自进行采伐,2018年3月22日,韦某、黎某雇佣的运输货车经过两江镇公路路段时,被公安机关从货车上当场查获格木61根,经检验总材积为2.695立方米。经鉴定,韦某、黎某所采伐、运输的树种为格木,属于国家二级重点保护植物。

 

由于韦某、黎某盗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格木的行为造成当地生态环境资源损失,导致社会公共利益受损,公诉机关提起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要求韦某、黎某两人在盗伐格木所在林区及时补种,并在南宁市一级媒体上公开道歉。

 

二、裁判结果

 

法院认为,被告人韦某、黎某违反国家规定,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的植物,情节严重,其二人的行为均已构成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但考虑到二人有自首表现,从轻处罚分别判处被告人韦某、黎某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千元。支持了附带民事公益诉讼的请求,判处被告人韦某、黎某履行补栽格木并在南宁市级以上媒体公开赔礼道歉。

 

案例2 被告人卢某、陈某非法毁坏国家重点保护植物案

 

一、基本案情

 

2019年9月5日上午,卢某、陈某为获取药用树皮,到南宁市大学东路188号广西民族大学一坡相思湖边,使用柴刀、镰刀砍剥原生地天然生长的一株樟科樟属樟树(香樟)、一株冬青科冬青属铁冬青的树皮,其中,香樟树干根部被环绕剥皮高达150厘米,背面仅剩20厘米宽的原树皮,经过3个月的抢救,仍无存活的可能性。经广西壮族自治区森林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二被告人所毁坏之樟树(香樟)为《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第一批)》中的Ⅱ级保护植物。

 

二、裁判结果

 

法院认为,被告人卢某、陈某违反国家规定,非法毁坏国家重点保护的植物,其二人的行为均已构成非法毁坏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依法应予刑事处罚。因二被告人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存在自首情节;被告人陈某年满七十五周岁;二被告人已主动赔偿被害单位相关费用等情节。判处被告人卢某拘役五个月,缓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判处被告人陈某拘役三个月,缓刑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

 

案例3 被告人马某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案

 

一、基本案情

 

2016年9月中旬,马某以九百元的价格向宾阳县宾州镇蒙田村委会泮塘村购买了该村自然生长的一棵樟树(已枯死),并在未办理林木采伐许可证的情况下雇请他人进行砍伐,后将该树截成六节运至宾阳县武陵镇某木材加工厂堆放,计划将其加工成家具使用。经广西壮族自治区木材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站对上述木料进行鉴定,该樟树系国家二级重点保护植物香樟树。

 

二、裁判结果

 

法院认为,被告人马某违反国家规定,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四条的规定,构成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由于被告人马某存在自首情节,且其所采伐的香樟树已枯死,保护价值较低,判处管制三个月,并处罚金二千元。

 

三、典型意义

 

以上三个案例均涉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四条“非法采伐、毁坏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非法收购、运输、加工、出售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制品罪”。该条规定:对违反国家规定,非法采伐、毁坏珍贵树木或者国家重点保护的其他植物的,或者非法收购、运输、加工、出售珍贵树木或者国家重点保护的其他植物及其制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案例4 被告人李某、欧某滥伐林木案

 

一、基本案情

 

2015年9月,李某、欧某以101万元向木主案外人购买了案外人种植于南宁市兴宁区昆仑镇某山的两片成熟巨尾桉林木,其中一片面积约为150亩,另一片面积约为50亩。2015年10月初,李某、欧某在未向林业主管部门申办林木采伐许可证的情况下雇请民工对面积为50余亩的一片巨尾桉林木进行采伐。2015年10月期间,受台风“彩虹”影响,涉案被砍伐的林木中,有部分是被台风所吹倒。案发后,被告人李祥、欧耀明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经林业技术人员对李某、欧某滥伐林木的现场进行勘验调查,调查结果是:被滥伐的林木树种是巨尾桉树,树龄4年,采伐面积3.95公顷,采伐立木蓄积量415.5立方米。

 

二、裁判结果

 

法院认为,被告人李某、欧某违反森林法的规定,在未取得林木采伐许可证的情况下采伐林木,已构成滥伐林木罪。根据国家林业局林函策字[2003]第15号《关于未申请林木采伐许可证采伐“火烧枯死木”行为定性的复函》规定,除农村居民采伐自留地和房前屋后个人所有零星林木外,凡采伐林木,包括采伐火烧枯死木等自然灾害毁损的林木,都必须申请林木采伐许可证,并按照林木采伐许可证的规定进行采伐。未申请林木采伐许可证而擅自采伐的,应当根据《森林法》、《森林法实施条例》的有关规定,分别定性为滥伐或者滥伐林木行为,因此本案被台风吹倒的林木应计入被告人李某、欧某滥伐林木的数量。本案被告人李某、欧某因滥伐林木,且数量巨大,构成滥伐林木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三、典型意义

 

森林是地球之肺,树木是城市之肺,林木资源是重要的生态资源,我国禁止任何人非法毁坏、砍伐树木,保护林木的合法合理采伐对维护生态环境具有重要意义。值得注意的是,我国对林木实行全方位保护,即在未取得林木采伐许可证的情况下,对自然毁损的林木亦不得进行采伐。

 

案例5 被告人某瓷厂排放废气侵权案

 

一、基本案情

 

位于宁武镇英烈村英烈屯的某瓷厂因排生产排放气体污染物,对位于该厂西北侧的农田造成放射状污染,被污染的作物叶面发黄,出现卷曲、脱水症状,叶片附着粉尘、油污,光合作用受到影响,致使该田内作物产量下降,成熟期推迟,价格受到影响,经济受损。因此该农田的承包人将某瓷厂诉至法院要求赔偿损失。

 

二、裁判结果

 

法院认为,虽然被告瓷厂经过环境监测站验收监测、取得排污许可,所排放的废气达到国家标准,排污行为没有违反环境保护方面的法律规定,但其排污行为确实对他人造成了的损害,侵害了他人生命健康权和财产权益,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最终,被告瓷厂接受了法院的观点,与该农田承包人达成和解协议并赔偿了810000元。

 

三、典型意义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颁布的《排污许可管理办法(试行)》规定,纳入固定污染源排污许可分类管理名录的企业事业单位和其他生产经营者应当按照规定的时限申请并取得排污许可证。但生产经营者取得排污许可,按照排放要求排污的只是免除了刑事及行政责任,并不当然免除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责任,因排污行为造成他人人身损害或财产损失的,依然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

 

案例6 被告人程某污染环境案

 

一、基本案情

 

2018年5月底,程某到隆安县那桐镇镇流村石狗屯野外租下一个大院,购买设备,开设一个拆解废旧电池加工厂,雇佣刘某等5人进行拆解废旧铅蓄电池工作。2018年8月14日,隆安县公安局民警与隆安县环境保护局联合依法对该加工厂进行取缔,现场查封未拆解的废旧铅蓄电池14.16吨,已拆解的废旧铅蓄电池电芯27.5吨,已拆解的废旧铅蓄电池塑料外壳14.52吨、废水12.51吨。经隆安县环境保护局认定,该废旧蓄电池加工厂拆解的废旧铅蓄电池属于《国家危险废物名录》HW49类危险废物,危险废物代码为900-044-49。

 

隆安县人民检察院以程某犯污染环境罪向法院提起公诉并作为公益诉讼起诉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要求以污染环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并要求程某承担处置废旧铅蓄电池费用并在南宁市市级以上媒体上公开赔礼道歉。

 

二、裁判结果

 

法院认为,被告人程某违反法律规定,非法处置危险废物,严重污染环境,其行为构成污染环境罪。因处置查封的危险废物而产生的清理、装车、运输、贮存、保管等费用由被告人程某承担。因此判处程某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五千元;赔偿处置环境污染费用59000元;对其污染环境的行为在市级媒体公开赔礼道歉。

 

三、典型意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条规定了污染环境罪,不得违反国家规定排放、倾倒或者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或者其他有害物质。且根据污染行为恶劣程度、污染物的毒害性危险性、污染持续时间、污染结果是否可逆、是否对公共安全造成现实、具体、明确的危险或者危害等因素,污染环境罪可能转化为投放危险物质罪。因此,经营者应当按照国家规定将生产垃圾处理后再排放,为了经济利益污染环境将得不偿失。

 

案例7 被告人滕某排除妨害案

 

一、基本案情

 

滕某从2012年开始在南宁市兴宁区西云江水库经营网箱养鱼项目,养殖叉尾鱼、罗非鱼等鱼种。2014年西云江水库被划定为南宁市饮用水水源保护区,该水库正常水位线以下的水域除以水库取水口为中心、半径500米范围内的水库水域列为一级保护区外,其余均列为二级保护区范围。2017年5月1日,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颁布的《广西壮族自治区饮用水水源保护条例》开始实施,该条例规定在饮用水水源二级保护区内,禁止网箱养殖。2017年9月20日,南宁市兴宁区环境保护局进行检查时发现滕某仍在进行养殖作业,养殖规模为36个网箱,养殖的鱼种类为叉尾鮰鱼、罗非鱼等,以外购叉尾鮰5号配合饲料为饲养饵料,每天投放一次。2017年9月21日,南宁市兴宁区环境保护局与南宁市兴宁区农林水利局联合向滕某送达了《关于贯彻执行〈广西壮族自治区饮用水水源保护条例〉的告知书》,要求滕某立即停止在西云江水库饮用水水源二级保护区范围内的网箱养殖作业。西云水库管理人多次要求滕某停止养殖作业并拆除网箱,但是被告均不予理会,西云水库管理人在提起诉讼同时向法院申请先予执行。

 

二、裁判结果

 

法院认为:被告滕某未取得在西云水库库区从事养殖的养殖证,其养殖行为也未获得西云水库管理人的追认,滕某擅自占有使用西云江水库水域进行网箱养殖的行为已经侵害了国家对西云江水库水域财产权利的行使,其行为已经构成侵权。滕某继续在涉案区域进行网箱养殖也将危害广大南宁市民饮用水的安全,不利于生态环境的保护,进而影响国家和公共利益,因此滕某也不能通过补办养殖证的方式实现其养殖行为的合法化。因此判决被告滕某立即停止侵占并拆除建设在南宁市西云江水库内的养殖网箱并采取先予执行措施,于2018年6月3日将滕某在西云江水库内的养殖网箱等设施拆除完毕。

 

三、典型意义

 

淡水资源与人类命运息息相关,特别在人均淡水资源严重不足的情况下,保护淡水资源尤为重要。西云江水库作为水质类别I级的水域环境,保护其水生态是南宁水生态文明城市建设和水环境综合治理的应有之义。本案滕某在西云水库网箱养殖不但造成了库区饮用水源的污染,还严重侵害了国家财产权利和社会利益。为尽快停止侵害,法院经审查确认侵权事实后即责令滕某拆除铺设的养殖网箱并立即执行,避免因审理其他纠纷造成污染进一步扩大,司法为民,保障民生。

 

案例8 被告人覃某、杨某非法占用农用地案

 

一、基本案情

 

2017年4月,覃某、杨某以南宁市邕宁区蒲庙镇某村村民委员会的名义向南宁市邕宁区人民政府申报在邕宁区蒲庙镇某地建设经营建筑垃圾消纳场。该消纳场在得到邕宁区城市管理局发放的城市建筑垃圾处置许可证后,未办理林地使用手续,擅自雇佣工人使用施工机械剥离林地地表植被、挖土修路及接收城市建筑外弃土方填埋林地地表植被,改变林地用途。经相关鉴定,该消纳场非法占用林地面积为3.7768公顷。

 

二、裁判结果

 

法院认为,被告人覃某、杨某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占用林地,改变被占用土地用途,数量较大,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由于被告人覃某、杨某存在自首情节,且二人属初犯、偶犯,有悔罪表现,没有再犯罪的危险,因此法院判处覃某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判处杨某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三、典型意义

 

近年来,随着社会经济快速发展,一些地区出现了假借发展经济之名,擅自或者变相改变农用地用途,在农用地上大搞建设的现象。为了获得利益违反国家土地管理的法律法规,以各种名目大量非法占用和毁坏土地资源,对国家的农用地资源破坏严重。我国严厉惩治非法占地、随意改变土地用途的行为,《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条规定的非法占用农用地罪,是指自然人或者单位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占用耕地、林地等农用地,改变被占用土地用途,数量较大,造成耕地、林地等农用地大量毁坏的行为。

 

案例9 被告人秦某等4人非法狩猎罪案

 

一、基本案情

 

2019年4月15日至22日期间,秦某等4人在没有取得狩猎许可的情况下,结伙到横县六景镇的山岭上采用网捕的禁用方法进行狩猎,累计捕获白腰文鸟(俗称“食谷雀”)2376只。2019年4月22日横县公安局民警在横县六景镇石洲村委道庄村秦陆深等人的租住处抓获秦某等4人,并缴获狩猎工具、白腰文鸟(其中活体2350只、死体26只)、鸟笼等物品。经相关鉴定,其捕获的鸟类为白腰文鸟,非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二、裁判结果

 

法院认为,被告人秦某等4人违反狩猎法规,使用禁用的方法非法狩猎,4被告人的行为已构成非法狩猎罪。考虑被告秦某等4人有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情形,结合被告秦某等4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分别判处被告秦某等4人有期徒刑九个月,没收作案工具。

 

三、典型意义

 

自然界中的各个物种之间都存在着十分密切的联系,要拯救珍惜濒危物种不仅是要对这一物种进行保护,更需保护这一物种赖以生存的生态系统,维护好整个生态系统的多样性。虽然麻雀、青蛙、壁虎、蟾蜍等动物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但这些物种与其他物种之间,甚至与人类的命运都存在着密切关系,因此从地球命运共同体的角度出发,保护任何一个物种都存在着重要意义。

 

 


 
责任编辑:南宁市中院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