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苑文化 > 文学作品
法官看法官 |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记录我的七年法院生涯
作者:董金  发布时间:2020-07-21 11:21:02 打印 字号: | |


如果说人生是一部电影,那么我想在法院的七年,就是这部电影中最浓墨重彩的情节之一。时光飞逝,那些起落浮沉,酸甜苦辣的故事就像无数个电影片段,在我的脑海里来回放映,有高光时刻,有暗淡时分,下面我想和大家分享我在法院的七年。

2013年10月,我便与法院的那满墙的“爬山虎”结下了不解之缘,绿色的藤蔓蜿蜒而下,充满勃勃生机,像极了那时的我,风华正茂,青春朝气,自此我的法院生涯开始了。

我的第一站是刑庭,那时候的我是一名“菜鸟”书记员,犹记得第一次开庭时自己手忙脚乱的样子,因为听不懂方言而紧张窘迫,开庭结束后,忙不迭地整理笔录,在法警们的“催促”声中完成第一次庭审。那时的自己,自信又自卑,大学四年的所学在实际工作中才发觉远远不够,这份工作更需要的是耐心和细心。印象中最深刻的是两件事,一件是作为书记员参与了一次庭审观摩活动,该次庭审活动邀请了各界代表旁听,那时的我作为书记员不到一个月,第一次面对那么多的旁听人员,在宣读法庭纪律时,我紧张地差点卡壳,这一场庭审进行了六个小时之久,因为案情复杂,诉辩双方分歧也非常巨大,庭审难度高,我记录得不太顺畅,但在庭后会议上却意外地得到了称赞,当时心里暖暖的,虽然我知道自己做得不够。

还有一件事是自己因为找不到一份案卷材料,着急在办公室落泪,办公室的前辈书记员陪我一起在无数的案卷翻找,我着急落泪是因为我知道在法院,案卷材料犹如生命般重要,身为书记员的自己在经此“一役”后明白了书记员的责任感无比重要。还记得在那位前辈在调走之前送了我一枚法院的徽章,他鼓励我,希望我成能为一名好法官。

2014年,我进入武陵法庭工作,正如法庭门口种植的红色木槿花,对于工作我更加充满期待和热情。但是法庭工作远比我想象的困难许多,在这一年里,我第一次接触立案工作,知道了如何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和乡亲们解释法律知识,在沟通和交流的过程中,收获了宝贵的经验,实现了从书本到实践的跨越。在这一年里,我也会跟随同事们走遍辖区送达,田间地头里,留下了自己的足迹,我知道了原来还有导航也用不了的地方,也有遇到过走错路,车开到田间的窘境,可是无论多辛苦,同事们认真工作,快乐工作的氛围都影响了我。

2015年,结束了法官培训后,在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不断累积经验,也从资深书记员的角色慢慢向助理审判员转变,这也是能力得到全面提升的一年,我跟着资深的前辈接触了不少的案件。印象深刻的是一个山林土地纠纷案件,因涉土地纠纷,旁听的群众非常多,案件证据和出庭证人多,案情复杂,庭审过程中并不顺利,证人发言不太有条理,逻辑混乱,旁听人员情绪也比较激动,作为书记员的我在审判庭上一共记录了七个小时,庭审笔录有五十多页,在记录过程中,我精力要一直集中,不停听着双方发言然后快速打字,以至于在当晚吃饭的时候连筷子都拿不起来。但还是收获满满,因为像这样的案子,整个审理的过程都是在解难题,法庭是面向基层群众最最直接平台,办好这些涉及群众最基本利益的案件要面临的不仅是法律上的难题,还有服判息诉的压力。在整个过程中我吸取了很做宝贵的经验。

2016年到2017年,我走上了审判台,成为了一名法官,开始正式办案,因为办理的案件中多为离婚案件,在办案过程中我学会了如何引导和稳定当事人的情绪,也对这份工作加深了理解。在我主办的一起离婚案件中,原告(女方)在开庭前就情绪激动,看得出她的紧张和委屈,所以开庭前我给了她平复情绪的时间,但是庭审中她还是会随着被告的发言而情绪起伏。在明确了双方的离婚意愿之后,我组织调解,在调解的过程中,由于补偿的问题达不成一致意见,她一度抓着我的衣袖蹲下来失声痛哭。

在做了一番调解工作后,被告同意赔偿60000元给原告,本以为原告应该是得到了满意的结果,但是她还是在抽噎,经我细心地询问,原告才说自己哭的原因是因为她对被告很失望也很不信任,怕被告之后不履行义务。于是我就和被告商量是否能当庭兑现,最终在我的见证下,被告通过支付宝以及微信当庭转账60000元给原告。

庭审结束后,原告的哭声一直在我脑中回荡,将心比心,如果我也遇到这样的事情,我是否可以保持冷静?在婚姻家庭类案件的庭审中,当事人几乎都带着满腔的怨气,也都有着各自的情绪,面对他们的情绪,我们不能硬碰硬,也不能太死板,应该带着同理心加以疏导和理解。

2018年,司法改革完成后,我成为了一名法官助理,也从法庭调动到了未审庭,与以往的工作不同的是,我更多的接触了关于未成年人的法律工作。最难忘的一次经历是在2018年11月13日,我到区未成年犯管教所开展对未成年犯回访帮教活动。由于我当时刚调入未审庭工作不久,也没有办过涉及未成年人的刑事案件,对于帮教回访活动了解不多。而参与这项活动带给了我深深的震撼,与失足少年的互动中,我了解到他们对于未来之路的恐惧和对之前的行为深深地懊悔,我想,他们的改造和成长之路上可能会遭遇到的种种困难需要我们的关注,需要我们的帮助,把他们从乌云密布的孤岛上拉回阳光灿烂的大家庭。这是我身为未审庭法官助理的责任所在。但是角色的转变也让我一时感到失落,刚刚积累起来的办案经验仿佛一下没有了用武之地,做得做多的是事务性而非业务性的工作。

回顾在法院的七年,我常常会问自己,我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付出了什么?收获了什么?这七年,不仅是我,还有我的法院小伙伴们,随着年资和能力的增长,承担的工作越来越多,压力也越来越大,各种事情繁重,繁琐,繁杂,我们似乎走进了职业的瓶颈期,人生总是起起伏伏,我们如同载着命运号的小船在人生的大海里行驶,这七年遇到的困难就如同海上的风浪在无数次对自己发起进攻,是乘风破浪,还是停滞不前?

于是,我想调整心态,满满地充实自己,前段时间在读诗,希望平稳心态。当读到袁枚先生的一首叫《苔》的诗时,心中渐渐豁然开朗。诗中写道,“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如果说法院是一座花园,我可能不是国色天香的牡丹,只是角落里默默开放的苔花,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我如何自处?我可不可以如牡丹盛放?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清风不来,何不盛开?》,在文章中我已经写下了答案,如今的我难道忘了自己的初心吗?冷静想想,助理工作虽然不是直接承担审判业务,但助理的工作也十分重要,在再次走上审判台之前,更要努力积累和提升自己。不论董法官也好,董助理也罢,都是在平凡而伟大的岗位上守护公平与正义。

七年来,我们办公地点从旧法院搬到了新法院,我们的制服从蓝色变成了灰色,我们也从新人渐渐成为了前辈,仿佛是前浪,其实我们应该永远是后浪,因为在守护公平正义的路上我们永远都要奔涌向前,不分年龄,不分岗位。

最后,我想对经历了这七年的自己说一句:“你已不负青春!”


 

 
来源:宾阳县法院
责任编辑:李玟卓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