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案件快讯
武鸣“府城帮”重大涉黑团伙案公开宣判
  发布时间:2020-07-27 17:32:09 打印 字号: | |


2020年7月26日,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法院对陶江金等19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一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

陶江金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敲诈勒索罪、容留他人吸毒罪、贩卖毒品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抢劫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强迫交易罪等9项罪名,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该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骆金文、陶建海、曾辉、杨耀武、曾宇荣、林成恒、骆伟、杨雄贵、尹融明、尹黎鸣、陶福、陶强、骆金豪、凌勇、曾焕超、郭成、韦明海、林耘幸分别被判处二十年至三年不等有期徒刑,均并处罚金。

 


法院经审理查明

2008年始,陶江金利用其来自南宁市武鸣区府城镇的地缘条件,凭恃“府城帮”的恶名,混迹于武鸣区的地下赌场,在赌场放高利贷,再暴力讨债,以暴力张扬而“扬名立万”形成非法影响,逐渐聚拢了骆金文、曾宇荣、骆伟、陶强等人。

2012年12月、2013年1月始,陶江金以提供保护维持治安(俗称“看场”)为由,带领骆金文、曾宇荣、骆伟、陶强及林思立(另案处理)等人强行非法控制武鸣区某KTV,以收取“保护费”为名实施敲诈勒索,由此建立起黑社会性质组织。

该组织以南宁市武鸣区府城镇籍贯为纽带,陶江金是该组织的组织、领导者,利用其非法影响力,指挥、授意骆金文实施以暴力作胁迫的敲诈勒索犯罪,以非法控制娱乐场所,利用非法控制的娱乐场所实施及指挥其他组织成员实施毒品犯罪。

该组织常年在南宁市武鸣区一带活动,有组织地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利用在武鸣区公安局的“保护伞”纵容组织的毒品犯罪,利用武鸣区公安局的“关系网”为组织成员打探消息、通风报信,寻求非法保护。该组织长期非法控制武鸣区娱乐场所,多名娱乐场所的经营者长期被该组织以“看场”为名勒索费用、给予免单消费,被迫接受了一种被非法控制状态下的“正常经营”。多名群众被侵害而不通过正当途径举报、控告。该组织通过对娱乐场所实施敲诈勒索敛财近20万元,干扰、破坏他人正常经营,在武鸣区的娱乐行业造成重要影响。

通过有组织的犯罪活动,该组织敛取“保护费”19.9万元,勒索娱乐场所给组织成员免单消费。使用保护费租赁场所供组织成员使用。通过实施抢劫等违法犯罪活动,获利2.1万元。组织成员实施贩卖毒品犯罪获利,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免费提供毒品容留组织成员吸食。发放生活费给因违法犯罪被处罚的组织成员等,以此豢养组织成员。

以陶江金为组织、领导者的该黑社会性质组织实施了敲诈勒索3起,犯罪数额巨大。强迫交易1起,情节严重。多次容留他人吸毒。故意伤害1起,致一人重伤。非法持有枪支2支,情节严重。随意殴打他人2起,情节恶劣;持枪任意损毁财物1起,情节严重。抢劫1起。多次贩卖毒品,情节严重。


 

法院认为

陶江金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应当按照其所组织、领导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骆金文、陶建海、曾辉、杨耀武、曾宇荣、林成恒、骆伟、杨雄贵、尹黎明、尹融鸣、陶福、陶强、骆金豪、凌勇、曾焕超、郭成、韦明海在各自参与的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均是主犯,按其各人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但各自的作用仍有不同,量刑时作区别。

林耘幸在参与的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依法从轻处罚;

曾焕超、骆金豪犯罪后主动投案,如实供述,是自首,依法从轻处罚;

凌勇犯罪后主动投案,如实供述了敲诈勒索、寻衅滋事罪行,对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成立自首,依法从轻处罚;

骆伟到案后提供侦破其他案件重要线索,有立功表现,但所提供线索不符合重大立功的情形,不能认定为重大立功,以一般立功对其从轻处罚;

骆伟、韦明海曾因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以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依法从重处罚;

曾宇荣因犯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判过刑,又犯贩卖毒品罪,是毒品再犯,依法从重处罚;

骆金文、杨耀武、尹黎明有犯罪前科,酌定从重处罚;

陶江金、骆金文、陶建海、曾辉、杨耀武、曾宇荣、林成恒、骆伟、杨雄贵、尹黎明、尹融鸣、韦明海、陶福、陶强、骆金豪、凌勇、曾焕超、郭成、林耘幸在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实行数罪并罚。

遂作出上述判决。


 

 
来源:青秀区法院、广西法治日报
责任编辑:李玟卓
您是第位访客